浦东通

快捷导航

  • 小苏玲,新婚快乐(0人回复)

    一个故事在这里。
    我昨天发状态说,有个暗恋我多年的妹子结婚。我没能到场祝贺。就着阳光和冬风,愿她得到所有的怜爱与守护。
    有朋友回说,暗恋?你知道了就不叫暗恋了。
    我回答说,我强行以为她暗恋我。配了个大笑的表情。
    我们认识,在今天,应该有八年之久。
    刚认识的时候,她是骨精灵,我也是。她是小盘丝,我是小地府。她和我一样脆。一样被别人虐到不行。
    那时候,她叫我昕妹儿,因为我玩的是人妖号。为了吸引妹子。
    那个游戏叫梦幻西游。我玩了十年。
    过程真是俗透了。网文一搜一大堆。
    当时游戏里还有很多朋友,基本清一色抠脚大汉,有个妹子出现,一群人跟打了鸡血一样,纷涌而上。当时我也是一个妹子,喜欢她的和喜欢我的一样多。不过她是真妹子,我是真人妖。
    那时候,我应该是刚去外面读书,她也是。然后我就有大把的时间吹牛逼。那个时候感觉有无尽的牛逼可以吹,她也就细细的听,偶尔冒个泡说,昕妹儿,给你点赞。
    有人很认真的听你吹牛逼,是一件很自满的事情。
    我当时跟她说我的偶像,说我的理想,给她说我读过的书,去过的地方。带着沾沾自喜,史无前例的贱样。
    很多现实里的穷屌丝都喜欢在游戏里为妹子花钱。我记得,当时有几个人追她,她跟我说起这件事。我回应说,我一点都不相信游戏里的感情。从线上到线下不可能。
    她问我,你不相信嘛?
    我说,是的。
    她说,我相信。
    我说,你相信我是个男的嘛?
    她说,你说的我都相信。
    这样的日子,持续了得有两年的时间,我现在想起来开始怀念那段日子了,有人听你说话,有人愿意花时间陪你呆着,即使什么也不做。你说的话有人会信,会听。
    这个社会,假话说长了,说真话都没人信了。
    我记得,我当时给她推荐很多适合旅游的地方,还有很多我读过的书。我推荐过,神农架,雁荡山。张爱玲,川端康成,胡塞尼以及安妮宝贝(现在改名叫庆山)。最后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的喜欢上了三毛。
    那时候,我推荐她听很多我喜欢听的歌。好像我都迫不及待的想向她炫耀我知道的一切,我的思维,我的人生观,我的生活,我的爱好。
    我想,那个时候,她是喜欢我的,至少是喜欢和我聊天的。
    当然,那个时候,我以为她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妹子。
    事实上,她比我小,而且,知道了我的一个汉子。
    从我发的东西以及在贴吧的帖子,但,她从来不说。
    后来我问她,为什么不说?
    她说,我知道你会告诉我。
    是的,我告诉她了,我是一个抠脚大汉。
    她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,顺带配上了很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然后说,我早就知道了。
    不过她,还是喊我昕妹儿,游戏里还是有很多人追她,也追我。
    我给她寄过枫叶,我读过的书,以及濮存昕的签名。她送我过一个手表,我带过几次,老是滑落,就没带。
    就好像,唐僧跟观音姐姐说的那样,那个金刚圈尺寸太差,前重后轻左宽右窄,他带上之后很不舒服,整晚失眠,会连累我嘛!他虽然是个猴子,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他,官府知道了会说我虐待动物的!说起那个金刚圈,去年我在陈家村认识了一位铁医,我手工精美,价钱又公道、童叟无欺,干脆我介绍你再定做一个吧!
    哦,对了,她父母还给我寄过四川的熏肉和腊肠。
    我们打过几次电话,我从没邀请过她来我的城市玩。毕竟是游戏,也可能是我太现实。
    我不记得,她当时有没有说过来找我的话,如果有,应该是被我当时就拒绝了,出于一个女孩子出远门不安全的考量以及游戏只是游戏的想法。如果没有,应该是我的言语中透露出了不相信的语气。
    我也从没说过,去找她。出于一样的理由,还有,我只有两个肾的想法。而且,其中一个肾还需要在紧急的情况摘下来救急(卧槽,为什么不能发一个大笑的表情)。
    很多时候,男人会让你觉得他爱上了你,其实他真没有;而女人会让你觉得她不可能爱上你,结果她却动了心。
    我想,那个时候,她是喜欢我的,至少是喜欢和我聊天的。女人对男人的爱,多少带有一点崇拜性。一个女人是断不会喜欢上一个她认为楚楚可怜的男人,
    我想,那个时候,我也是喜欢她的,至少是喜欢和她说话的。不过,也仅此而已。
    我们那时候相约一起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旅行,她从成都出发,我从马鞍山出发。到达相同的目的地,相见,问好,拥抱。
    不过,直至她昨天结婚,我们也没能有过这样的相见,甚至,我们从来不曾见。
    她在下决心不再听我吹牛逼的时候,写了一封邮件给我。内容不长,但字字锥心。她说,她要走了,可能不会再回来听我说话了。
    她说,她找不到我爱喝的立顿奶茶。
    我没有给她回邮件,只是以为是小姑娘的怄气而已。过几天就好了。
    只是,从那以后,有一年之久,她消失在我的朋友圈里,无法联系上。有一瞬间,我是懊悔的。但随后而来的是坦然。
    那个时候,我之所以,无法喜欢上她,是因为我婶婶喜欢着另一个妹子。我们是同学。(这特么剧情也太俗气了)
    一年之后,我们联系上了。她在成都开了一家青旅。我还很装逼的以一种大V的姿态转过她的状态,给她拉拉人气。现在,她才是真正的大V了。
    她跟我说,她用了一场旅行来将我遗忘。她在沙漠里写下我的名字,等风吹散。
    我无话可说,默念她好。
    我们也不再像以前有那么多话说,我有很多没吹过的牛逼,也不跟她吹了。她忙着青旅的各种事宜,我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打飞机,不对,打游戏。而她,也几乎不再上游戏。我们的家一直空着,都落满了灰尘,管家和佣人都是一脸苦大仇深的站在门口,等待主人的回归。就像是在港口等一辆归来的火车。
    有的时候,遇见了,闲聊几句,再无他话。
    我知道,曾经那样一聊一整天的小苏和小绿。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了。我依旧幼稚如初,她却已经聪慧成熟。
    那天我跟她说,我要结婚了。
    她说,真的呀,什么时候,我一定参加。
    我说,没定呢,可能就是年底吧!
    她说,好呀,好呀,一定通知我。
    还没等到我结婚,她就跟我说,我要结婚了,在你之前,十一天。我不禁哑然。淡然一笑,默默祝福。
    她在状态里,列出她和老公从相识到结婚的过程。有很多,为彼此奋不顾身的事情。
    2015年4月3日。他们第一次见。
    那天是我生日。我还记得,多年前,她整夜不睡,只为在凌晨的时候,第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的。
    2015年5月7日,她赶凌晨的飞机,从成都到拉萨给他过生日。
    2015年8月23日,他为她辞去工作,陪她把驴与旅的青旅开起来。
    2016年1月13日,领证。2016年1月24日结婚。
    看完他们的历程,我就在想,如果我当时也同他一样为她奋不顾身,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?
    我看到她穿婚纱的样子,她还是习惯的把自己的脸用卡通图像遮住。这次不是阿狸的头像。她一袭白纱,看不到她的表情,手腕上带着一只手表,跟送我的那只一模一样。
    但是我并不难过,以上也不是我编的。我还是个内心充满阳光的人。
    写下此文,别无他意。以此来纪念,她。还有我自己。以及一去不复返的青春。
    这个世界太大,据说,一个人一辈子能遇到真正对的人寥寥无几。纵然相逢人不识,两处沉吟亦可知。
    唯愿她,相守白头,再无苦楚。
    小苏玲,新婚快乐。这次没能参加你的婚礼,我也不想有下次。